edinburgh_castle_and_the_grassmarket_from_candlemaker_row  

 

在說完瑪莉金巷跟女巫後

我決定跟大家再說說關於愛丁堡城堡的故事。

 

 

這座近千年的古堡不僅僅是愛丁堡的地標更是整個蘇格蘭的精神表徵

它就像是一個縮小版的蘇格蘭歷史,裝載著民族的血淚與印記。

 

這裡經歷過無數次戰爭的洗禮,包括圍城,屠殺,殘忍虐殺囚犯等。

 

更經歷過我們無法想像的悲痛,成千上萬的無辜女性被指為女巫而遭到拷打與焚燒,

 

鼠疫的感染者被丟棄在城堡的地窖任其自生自滅。

 

它也曾被入選為歐洲最會鬧鬼的城堡絕對當之無愧。

 

如今的愛丁堡城堡是一座孤傲且莊嚴的古代建物,

它不僅替蘇格蘭帶來了極高的觀光商機,

當地人在講起這座城堡時也總是帶著一抹的驕傲與尊敬。

 

不論今日如何,

這座城堡的背後卻又實實在在地乘載著無數的悲

當你親眼看見這座壯麗的城堡,

又知道他曾發生過的歷史後,你怎能不為他深深著迷抑或嘆息呢?

 

 

愛丁堡城堡入口:

 

 

The-Edinburgh-Castle--007  

 

 

-          淺談愛丁堡城堡:

 

 

愛丁堡城堡建於一大片死火山岩上面,約三千年前就有人類活動的軌跡。

 

愛丁堡正式被載入歷史是在公元600年的時候,

一群蘇格蘭人集結在這與佔領此地的央格魯賽克遜人(英格蘭人的前身)展開了激烈的爭鬥。

                                                           

蘇格蘭人成功的趕走了對方,但勝利僅為他們帶來了短暫的安逸,

公元638年央格魯賽克遜人帶著更多的勇士回到該地,並成功的奪回這塊土地。

 

同一時期,央格魯賽克遜人決定把此地命名,就是今天載譽盛名的愛丁堡城

因為地勢高聳的關係,皇室家族開始在這一大片的死火山岩上建屋,

當房子越建越大圍牆越築越深的時候,這裡自然而然就變成了一個大型的人工堡壘。

 

13世紀末期Longshanks Edward I (長腿愛德華一世)為了有效的控制蘇格蘭,

起兵攻佔了愛丁堡並推翻了當時的蘇格蘭國王。

 

 

當愛丁堡被攻佔後,蘇格蘭第一次的獨立戰爭也拉開了序幕。

 

 

長腿愛德華一世還有另一個稱號就是 Hammer of the Scots (蘇格蘭之槌)

幾乎所有的蘇格蘭武裝力量,不管是當時以屠殺英軍而威名遠播的威廉華勒斯

還是蘇格蘭的皇宮貴族所組成的聯合軍,遇到長腿愛德華一世都只有抱頭鼠竄的份。

 

直到長腿愛德華一世死後,蘇格蘭的聯合軍才有了反擊英軍的力量。

 

反擊的前哨站,必須要先奪回代表整個蘇格蘭權力中心的愛丁堡

否則難以號召其餘的蘇格蘭貴族來作戰。

 

說愛丁堡城堡是全世界最難攻的城堡之一絕對不為過,

因為他三面城牆都豎立在高聳的岩石邊緣,敵軍根本無法通過,

連弓箭都難以射進去,但堡內的人卻可以看到整座城市,

並將弓箭或大砲射至周邊的敵人,想攻占城堡的敵軍除了正門以外幾乎別無他法。

 

當時蘇格蘭國王的合法繼承人Robert Bruce (羅伯特·布魯斯)

深知如果從正門強攻的話只是徒增犧牲,所以他想到了一個奇襲的方法。

 

1314年的一個夜晚,長腿愛德華一世死後的第七年,

 

羅伯特·布魯斯幾乎完成了人類史上不可能的任務,

 

他帶領著最精銳的勇士從北面的火山岩開始攀爬,

從火山岩到城牆起碼有100公尺那麼高,還不算這些岩石堅固的表面。

 

 

高聳的城堡岩石:

 

 

edinburgh_castle_0      

 

 

我相信就算是現代的攀岩好手在設備齊全的情況下都不一定能完成的攀岩,

卻在七百年前成功的攀入城內。

 

 

蘇格蘭軍的復仇之火完全克服了城堡的天然屏障,

英軍沒有想到這些勇士會如此強悍,當英軍回過神來準備抵抗的時候,

一個個熱切復國的蘇格蘭戰士早已將刀刃刺進他們的胸膛。

 

 

這一晚,英軍在城堡內被屠殺殆盡,鮮血撒遍了整座城堡的地面與高牆。

                                

 

城堡入口雙門神:

 

 

20140322-090913  

 

 

左邊: 蘇格蘭國王 羅伯特.布魯斯

面對右邊: 蘇格蘭民族英雄 威廉.華勒斯

 

 

而這次的勝利僅僅只是蘇格蘭與英格蘭人爾後長達三百年戰爭的開端而已

愛丁堡城堡也在這些戰爭中易主多次。

 

整座城堡的死亡人數光是戰爭可能就不只十幾萬人了,

更不用說因瘟疫而任其自生自滅的病人,

被指控女巫而燒死的女性,虐殺的戰俘等等。

 

 

套一句現代俗語,如果這不會鬧鬼,那哪裡還鬧鬼?

 

 

套古代的話叫做,房不鬧鬼,鬼自鬧!

 

 

總之,愛丁堡城堡最缺的從來就不是鬼!

 

 

-          消失的風笛手

 

 

愛丁堡城堡因為經歷過多次的戰爭,

再加上蘇格蘭軍也曾為了不讓英軍享用堡內設施,

也被自家人大肆的破壞過。

 

約莫在17.8世紀期間,當時的蘇格蘭王室在著手進行重建工作的時候,

意外的發現了一條通往Royal Mile(皇家步道)的古老地底通道。

 

當時的王室為了要找出這個通道有多長想出了一個辦法。

 

 

他指派了一名吹風笛的好手,沿著地底通道的路徑行走,

一邊行走一邊吹著的風笛,好讓人知道他的位置,

起初風笛的聲音嘹亮不絕,但到了一半的時候風笛聲卻突然的消失無蹤。

 

 

當時的王室馬上派人進去找尋風笛手,

但弔詭的是整條通道不僅沒人,

連風笛手最後的蹤跡都沒有。

 

簡單來說,這位風笛手彷彿就這樣憑空的蒸發在地道中。

 

風笛手事件以後,王室還有沒有繼續派人偵查我們不得而知,

可以確定的是有越來越多的人聲稱在晚上的時候,

常聽到一個微弱的風笛聲從皇家步道的地底傳來,

沒有人可以說出確切的位置,因為他就像是一個移動式的樂器般聲音忽左忽右忽近忽遠的傳來。

 

 

或許這位風笛手的靈魂仍在找尋通道的盡頭,

 

亦或是單純的紓解旅人路上的無聊而已。

 

 

 

蘇格蘭風笛手:

 

 

scottish-postcard-6  

 

        

                        

-          無頭的戰鼓手

 

 

無頭的戰鼓手應該屬愛丁堡城堡內最知名且紀載次數最多的飄飄。

 

這位無頭的戰鼓手是一位無名的亡靈且是一位小男孩。

 

最早的紀載是在公元1650,城堡裡的士兵聽到堡內傳來陣陣的擊鼓聲,

士兵們開始去尋找聲音的源頭,當他們找到源頭的時候,

赫然發現是一位無頭的小男孩在奮力的敲著戰鼓之後便消失無蹤。

 

當這位無頭的戰鼓手被發現沒多久後,

英軍突然發起了對愛丁堡的進攻,而愛丁堡又再次遭受了英格蘭人的蹂躪。

 

據聞,從那天開始當城堡要被人攻打或是陷入危機的時候,

堡內變會開始傳出密集的鼓聲,有時候你可以看到那位擊鼓的無頭小鼓手,

但大部分的時間卻只是聞其聲卻不見其人。

 

而關於這個神秘的鼓聲,直到20世紀的近代都有紀錄,

有人在樓梯間或是塔樓裡偶爾會聽到鼓聲,卻不知道是從哪裡傳來。

 

 

我想這位小男孩應該是史上最盡責的戰鼓手吧!

 

 

 

-          糞怒的發臭鬼

 

 

    這大概是愛丁堡城堡中一個最具悲劇與荒謬的鬼魂

 

 

   愛丁堡城堡中的地窖關押過無數的囚犯,聽說裡面一些較凹凸不平且暗紅的

    磚瓦是當時受虐的囚犯因受不住折磨而抓出的痕跡與血跡。

 

  一位原因及年代已不可考的囚犯,趁著城堡僕人來裝糞的時候躲進了糞車裡,

    想要藉由滿載的糞便來掩飾自己的身體。

 

 

     正所謂身體香可喜,自由價更高。

 

 

     這位囚犯在當時肯定是非常的絕望,絕望到不惜藉糞逃遁。

 

     但人算總是不如天算,這台裝載糞便的車子並沒有通往市區,

     而是直接在城堡的岩石上方向下傾倒。

 

     這位倒楣的逃獄囚犯就這樣被活活的摔死在岩石上,

    糞水與血水覆蓋了他整個身體,

    可以想像這肯定是一具極臭的屍體(當時處理他大體的人心裡一定很幹)

 

     不知道是臭到連上帝都不收,還是不願離去,他似乎仍在城堡的周邊遊蕩。

 

     據說,有些遊客在岩石上的高牆俯瞰城市時,

     會感到有人在後面推他,然後會聞到一股強烈的屎味

     使得許多遊客都不願意在牆上久待。

 

 

     發臭鬼一定沒有想到,他生前沒沒無聞,死後卻可遺臭萬年。

 

 

     比起那些沒人紀念,無辜命喪牢獄的囚徒們,發臭鬼也算是沒白活了!

 

 

-          後記

 

 

     相較於前兩篇愛丁堡的系列文,

     我這篇選擇分享較沒那麼沉重的故事,愛丁堡的故事實在太多了,

     其中悲傷及慘烈的故事就佔了愛丁堡歷史的大半。

 

     愛丁堡城堡曾在2001年的時候,找了超過200位的素人到堡內進行靈感研究,

     而其中超過100位的民眾都堅稱在城內有靈感體驗。

 

     其中包括: 感覺有人在盯著他們看,手臂莫名的燒痛感,

     角落移動的黑影,衣服被拉扯等等。

 

     而最多靈感紀錄的地方都在堡內的地窖裡就是以前關押囚犯的地方,

 

     

     還有一個紀錄是,有一次堡內的一個塔樓因為年久失修,

     當地政府於是安排工人去修建,但修建的過程中似乎不太順利,

     而塔樓也經常傳出女性的啜泣聲

 

 

     有一次一個工人在塔樓旁休息,

     休息到一半他聽到塔樓的門口傳出敲門聲,

 

    當他要進入查看的時候,那個敲門聲突然變成大力的敲打聲,

    工人當場嚇到逃離現場。

 

    而經過查證,那座塔樓的就是在以前曾經拷打虐殺許多女巫的地方。

 

 

    似乎這些冤魂還不願離去,而堡內疑似的女巫驚魂也從未間斷過。

 

 

     直到女巫紀念碑(witch wells)被掛在城北的牆上後,

     關於女巫的鬧鬼傳聞才稍稍得到平息,

     或許他們只是在等著後人替他們的平反而已。

 

 

     愛丁堡城堡拍到的飄飄:

 

 

   demon-hotel2  

 

 

  皇室成員的公爵??

 

 

     愛丁堡是我在英國期間待過最久的城市,所以我的感觸也特別多,

 

     但愛丁堡的故事寫到這也差不多該到一個尾聲了,雖然還有一些故事還未分享,

     但於愛丁堡的歷史本身卻幾乎無關聯,等有機會在用其他的標題來分享。

 

     總之,希望各位喜歡看愛丁堡這一系列的文章,

     也希望這些故事能讓各位在將來若有機會去愛丁堡的時候,

     不僅是用旅人的角度來看到這個城市,

 

 

     而是能有多一分的感觸與心情,畢竟這座美麗的城市有著太多不為人知的歷史,

 

 

     而若無這些悲傷歷史或許今天也不會有愛丁堡的存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強森講鬼

btt066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